如果您喜欢本页面,请推荐给你的朋友们,谢谢。
分享到: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开心网 百度贴吧 腾讯朋友 更多......

英超直播吧 > 经典视频 >

1974年(第10届)世界杯决赛录像回放 西德vs荷兰 录像回放

  本届冠军:西德  最佳射手:拉托(波兰、7球)

  1974年标志着世界杯历史新纪元的开启。其一、雷米特杯被巴西永久保留,一尊新的奖杯(大力神杯)成为争夺对象;其二、国际足联迎来了新的主 席,巴西人阿维兰热在世界杯开赛前当选,他成为了第一个非欧洲籍的主席;其三、赛制改变,加入了第二阶段循环赛的部分,8支第一阶段出线队分成2个小组角 逐,各自的第一名进入冠军决赛,这一赛制一直沿用到1982年。

  贝利和巴西的尴尬

克鲁伊夫送巴西回家

  退出巴西国家队的贝利也来到了世界杯,但却是以特邀贵宾的身份。开幕式前,球王因没带门票被不认识他的警察拦在体育场外,直到组委会出面这才放 行。巴西队在本届大赛中遭遇了和球王一样的尴尬,他们被新崛起的荷兰队挡在了决赛门外,虽然1970年的功臣利维利诺和雅伊尔津霍仍在,但本届大赛中巴西 队总共只打进6球,7场比赛中有3场未能进球,雷米特杯的王者威风不再。

  和巴西的没落形成对比的是,新崛起的力量格外抢眼。波兰此前从未参加过二战后的世界杯决赛圈赛事,但他们的表现令人吃惊。1972年,波兰男足 赢得奥运会金牌,来到世界杯后他们连克英格兰(预选赛)、意大利阿根廷等传统豪强,最终夺得第三,队内射手拉托打进7球,荣膺世界杯最佳射手。

  荷兰人的全攻全守

最经典的荷兰队

  1974年世界杯上真正的旋风是橙色的,荷兰人带来了最大的震撼。主教练米歇尔斯手下汇聚了一批英才,克鲁伊夫、内斯肯斯、伦森布伦克……全攻 全守的大旗迎风飘扬。“队员们可以不停的调换彼此位置,只要保证能回来参与防守,他们都可以压上去进攻,这要求队员有很强的个人能力……”米歇尔斯在谈到 荷兰队的打法时曾说,这种不循规蹈矩的踢法震惊了世界,阵型和位置的概念得到了更高境界的诠释。

  克鲁伊夫是荷兰队的旗手,虽然位置是前锋,但他满场飞奔。小组出线后进入第二阶段,荷兰4比0击败阿根廷,克鲁伊夫打进2球,关键的晋级战2比0胜巴西,他又攻入了那脚著名的垫射。1974年世界杯被称为“大师们的杯赛”,克鲁伊夫无疑是佼佼者。

  皇帝登基

贝肯鲍尔捧杯

  在克鲁伊夫率领荷兰队狂飚挺进的同时,另一位大师也在向着决赛迈进。前两届世界杯为29岁的贝肯鲍尔积累了足够的经验,1972年,他率队夺取 了欧洲锦标赛冠军,作为1974年西德队的队长,他的权威已无可动摇。在小组赛以0比1意外输给东德后,贝肯鲍尔召开队内会议商讨解决危机的办法,并亲自 上电视向公众解释情况,他甚至还向主教练绍恩提出战术性的建议,对球队的阵容打法进行调整,在贝肯鲍尔的统领下,西德队改头换面,第二阶段3连胜打进决 赛。如果说克鲁伊夫是个伟大的个人天才,那么他在决赛中将要面对的对手则是一位真正的团队领袖。

天才都必须桀骜不逊?

  1974年7月7日,决赛,两位大师之间的较量打响。开场仅56秒,克鲁伊夫突破获点球,内斯肯斯一蹴而就,在此之前,西德队员甚至没有碰到皮 球。不过和4年前肩膀脱臼后继续奋战一样,贝肯鲍尔拒绝放弃,布莱特纳随后点球扳平,“轰炸机”穆勒在半场结束前进行了世界杯生涯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次投 弹,2比1,西德队首捧大力神杯,“足球皇帝”贝肯鲍尔宣告登基。值得一提的是,除了开场的突破,克鲁伊夫在决赛中发挥平平,冻结他的是福格茨,后来96 年德国捧起欧洲杯的主教练。

25岁的阿里汉

  你知道吗

  苏格兰队是本届世界杯上唯一保持不败的球队,但小组赛1胜2平的成绩未能让他们进入第二阶段。在三支球队积分相同的情况下,苏格兰因净胜球劣势被南斯拉夫和巴西挤掉。有趣的是,1974年前世界杯中保持不败的球队都夺取了最后的冠军。

  在荷兰同巴西的比赛中,恼羞成怒的巴西人佩雷拉从背后踢倒内斯肯斯的犯规,被认为是世界杯历史上最肮脏的犯规之一,他也为此吃到了红牌。

  在小组赛首轮意大利同海地的比赛中,海地队的萨农第46分钟破门,这个进球也终结了意大利门将佐夫此前国际比赛1142分钟不失球的记录。同一场比赛后,海地的吉恩-朱塞佩药检呈阳性,他成为了世界杯历史上第一个因违禁药物被禁赛的人。

  “轰炸机”穆勒共打进14个世界杯进球,一度成为决赛圈历史上进球最多的人,同时他还留下了62场国家队比赛打进68球的纪录。2006年,巴西的罗纳尔多打进3球,超越了穆勒的纪录,截至2006年德国世界杯,罗纳尔多的进球数为15个。

  波兰队是本届世界杯中进攻火力最强的球队,他们在7场比赛中打进16球,拉托个人7球荣膺最佳射手,加多查则以5次助攻成为大赛助攻王。

  由于请求减免所得税的要求被荷兰政府拒绝,克鲁伊夫转会出国,后来以阿根廷政局不稳担心安全为由,没有随荷兰队出征1978年的世界杯,1974年也成为了克鲁伊夫在世界杯上的唯一一次亮相。